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资讯

中东紧张也难以推动原油价格

2020-01-20访问次数:1508编辑:中国磷复肥网来源:日经中文网 [ ]

2020年在美国和伊朗的对立中拉开序幕。如果中东的地缘政治风险提高,原油价格预期有可能上涨,但此次原油价格仅暂时上升。纽约原油期货价格目前为每桶59美元,已重返美国击杀伊朗指挥官苏莱马尼之前的水平。市场反应迟钝的背景是中东在原油市场的存在感下降。随着增产页岩油的美国等的崛起,全球供给略微过剩。原油市场的结构变化正在给政治和外交带来变化。

“我们(在能源方面)已经独立,不需要中东的原油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宣布对伊朗新一轮制裁的1月8日的演说中这样说,似乎是在暗示美国成为最大产油国之一,中东的战略性优先度已经下降。在演说之后,前一天涨至每桶逾65美元的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下跌6美元以上。

在美国,自2010年代起,非传统型的页岩油开发迅速推进,到2019年9月,自保留单月记录的1973年以后,首次在石油整体上转为净出口国。加拿大、俄罗斯和中南美等也在增加生产,世界原油供给日趋充裕,生产地区也在扩大。

观察目前的供求结构,以中东各国为核心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目前正在减产,生产余力巨大,达到每日300万桶左右。有分析认为,美国最大的二叠纪 (Permian)矿区具有每日100万桶左右的余力。据称俄罗斯等主要国家也有能力增产数十万桶。

原油市场处于即使中东产量暂时减少也能吸收冲击的状态。在2019年9月发生对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的无人机攻击时,该国产能的一半(每日570万桶)暂时受损。相当于世界需求的每日1亿桶的近6%,价格上涨15%,但随着认为能通过供给余力和储备应对的看法增加,走势恢复平稳。

此外,在原油价格为每桶100美元左右的2010年代前半起确定投资的案件相继投入生产。以挪威为根据地的石油天然气大型企业Equinor ASA去年10月在北海起用了大型油田“Johan Sverdrup”。最大产能为每日44万桶规模,达到挪威整体产量的约2成,产量巨大。南美的巴西和圭亚那也有类似项目。
 

如果将非欧佩克成员国预定启动生产的传统型油田的最大产能加起来,在截至2023年的6年里,将具有每日770万桶的供给余力。其规模相当于世界总产量的8%。另一方面,由于远离化石燃料的趋势和世界经济减速风险,需求疲软,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18~2023年世界需求增长约为485万桶,仅为新增产能的6成。国际能源署认为2020年将出现供应过剩。供给的过剩被意识到,原油价格难以上涨。

在世界的原油出口量中,中东产在第2次石油危机之后的1980年曾占到过半数,但2018年降至不到35%。各国正在分散采购来源,从作为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的中国来看,2018年的中东依存度为43.7%,比2001年下降12个百分点。取代中东,俄罗斯和巴西的比率正在提高。荷兰也是从俄罗斯和北海的进口增加。

原油市场的势力均衡发生变化,正在导致美国在中东采取强硬外交。似乎已经进入原油风险难以遏制冲突的时代。

日本石油联盟的会长、出光兴产会长月冈隆表示,日本“由于与冶炼装置的相适性,分散并非易事”,近9成依赖中东产。如果美国减少参与中东事务、中东日趋变得不稳定,运输有可能受到影响。难以对原油价格日趋难以上涨感到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