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资讯

春耕施肥忙,大数据看化肥的“货运之旅”

2019-04-08访问次数:92编辑:中国磷复肥网来源: [ ]

“近14亿中国人的饭碗,必须牢牢端在自己手上”、“稳定粮食产量”……2019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对农业的表述,充分体现了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和重要性。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保障粮食产量,化肥发挥了关键作用。尤其在当下春耕忙季,化肥更是大显身手。

  在我国,化肥的主产区和需求地是哪里?

  化肥运输有什么特点?

  白色化肥与黑色煤炭存在怎样的关联?

  进出口主要港口呈现怎样的区域特征?

  大数据带你解密化肥的货运之旅!

  “化肥老大”名企效应强

  数据显示,化肥出港货运量前十省份分别为湖北、山东、四川、河南、新疆、贵州、河北、山西、云南和广西。

  对比统计局公开的化肥产量数据可以看出,化肥产地在华北、华东、华中、西北、西南均有分布,遍布全国的分布形态保障了化肥对各地的及时供应。

  湖北在统计局公布的产量数据和货运平台数据中都位居榜首,出港货运量在平台化肥总出港量中占比高达22%。荆门、宜昌两市分列城市出港量前两位,总占比达13%。

  除湖北两市外,临沂、襄阳、德阳、昌吉、石家庄、潍坊、昆明、海西八市也跻身前十。这些城市中不乏化肥名企的身影,如宜昌的湖北宜化、湖北兴发,临沂的金正大,昆明的云天化,海西格尔木的盐湖股份等。企业生产带动城市化肥总产量,体现了化肥大企的生产力和影响力。

  煤炭化肥“一家亲”

  煤炭、天然气、石油是生产化肥的三大原料。对比化肥、煤炭两者的货运数据,可以看到一定的相关性。

  煤炭出港量TOP10省份中,有6个化肥产量大省(新疆、山西、贵州、河南、山东、河北),说明“近水楼台”的作用。而在煤炭收货量TOP10省份中,则有5个化肥产量大省(河南、湖北、四川、山东、新疆),一定程度上说明,要想产肥先得有煤。(注:该部分数据仅为公路煤炭运输排名)

  中原沃土化肥需求最大

  数据显示,化肥进港量排名前十省份是山东、河南、云南、河北、甘肃、广西、安徽、新疆、四川和陕西。

  山东是全国耕地率最高的省份,河南作为中国早期农业文明的发源地,两省耕地面积分列全国第三、第二。公开数据显示,两省粮食产量、农业GDP之和占到全国的15%左右,两省及河北所属的华北平原是我国四大粮仓之一,对化肥需求极大。

  在化肥需求量前十城市中,豫鲁城市占到七席之多。排名第四的潍坊,拥有全国最大蔬菜生产基地??寿光,年产蔬菜数十亿公斤,销往全国200座城市。排名第十的聊城,也拥有全国四大蔬菜基地之一莘县。

  化肥第一生产大省湖北也是农业大省,但它却不是高需求地,肥都运到哪去了呢?数据显示,除本省外,河南的商丘、周口,山东的菏泽、潍坊,江西的赣州以及河北邯郸等地,成为湖北化肥的主要吸收地。这些省市与湖北相邻或者地缘较近,且都是农业大省。

  春种秋收冬藏用肥有高峰

  2018年化肥运输量趋势图显示,化肥的公路运输呈现出季节性特点。二季度比一季度上涨20%,三季度持续上扬,体现了春夏秋用肥的高需求。四季度略降,但仍远高于一季度,或因冬储备肥。

  与公路运输的季节性特征相比,化肥的生产在全年相对均衡,二季度最高。两者呈现差异化特征,究其原因,一是化肥运输对铁路依存度较高,部分化肥靠铁路运输,二是化肥具有较强的可存储性。

  化肥运输以中短途为主

  化肥的平均运距为733公里,运输距离最远的一单是从新疆乌鲁木齐到西藏阿里,总长2600公里。

  化肥的公路运输以中短途为主,1000公里以下订单占75%。这从节省成本角度来讲是最优的??物流成本在生产成本上占比弥足轻重,这对附加值低的产品来说非常关键。

  化肥作为生产资料,货品附加值也较低,这与运距较短相辅相成。那其与日常消费品、附加值高的货品比起来有差异吗?对快递运输进行分析比较,发现两者差异明显。快递1000公里以下运距订单占比为52%,比化肥少了23%;快递1500公里以上运距订单占比24%,化肥仅9%。

  山东化肥进出口吞吐量大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尿素生产国,发展成化肥出口大国。化肥进出口主要靠船运,我国的肥从哪些港口出口?又从哪些港口进口?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1至8月份,湖北肥料制造业出口交货值排全国第一,位于长江的宜昌港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同样,山东港口在化肥进出口也发挥着巨大作用,数据显示,烟台、青岛、天津、连云港、宜昌5港占据了进出口数据的前5位置,其中山东占据两个。

  农业供给侧改革化肥减产

  化肥虽好,过度使用却可能会对土壤、水、食品造成污染。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化肥“解决产能过剩”、“转型升级”,即在“瘦身”的同时又“增肌”。我国化肥产量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是7128.6万吨、6184.3万吨、5424.4万吨,已实现减产。

  另一方面,今年全国两会则明确提出要新增高标准农田8000万亩以上。天平的一端是减产,一边是增地,如何平衡?要向应用新科技、优化利用率、优化产品结构要“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