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市场动态
行业资讯

供需格局变化,尿素价格今年或跌破成本线?

2020-05-22访问次数:2358编辑:中国磷复肥网来源:肥易通 [ ]

尿素上半年的消费旺季已经结束,近期尿素下游消费的衰减,淡季的悲观情绪占据主流。对于未来尿素行情走向哪里,我想从行业基本面角度去分享个人的一些观点。

需求端:弱势下行,淡季弹性大

尿素下游需求重点关注三类:农业需求、工业需求、印标出口。尿素农业需求的特点是需求集中,季节性特征明显。如今,时间已经进入5月份,是传统的作物生长空档期,小麦水稻用肥结束,玉米用肥还未开始。贸易商们备货会领先当季消费,基本同步于复合肥企业的采购,时间点上看基本会在5月中下旬结束。这是最近尿素价格始终震荡没有进一步走低的原因之一,需求还未停止。然而到6月份后,农业需求对尿素价格的支撑已经有限,这时候尿素价格走低的可能性比较大。

尿素工业需求来源于复合肥企业、板材企业、电厂等方面,从用量的角度考虑,我们应该重点关注复合肥和三聚氰胺行业。尿素的复合肥需求严格来说不算是工业需求,在我看来属于一种间接的农业需求。复合肥用肥时间和尿素基本一致,但需要提前采购氮肥加工进行生产,在数据上表现出来的就是复合肥开工率提升领先尿素消费开始,复合肥开工率下降领先尿素消费衰退。复合肥企业的开工率对尿素行情的走向具备参考价值。

今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复合肥行业的开工率在2月7日降至历史性低位,最低到15.4%,低于2019年同期的25%。底部短暂停留后,复合肥开工率在2、3月份加速上行,并于3月底以61%的开工率创下近三年的新高。2018年以前,由于产能过剩和成本偏高,复合肥行业并不景气,头部企业具备成本优势尚能保持70%以上开工率,而中小企业开工率一般不到50%。今年情况有些变化,受益于成本下行和需求旺盛,氯基复合肥利润接近2019年高点,硫基复合肥利润创下三年来新高。高利润刺激今年复合肥行业开工率维持高位,利润拐点发生在春节后。由于复合肥一季度需求很好,近期的尿素价格降幅要大于复合肥,利润从上游尿素加速向下游复合肥转移。值得关注的是,最近的数据显示,复合肥企业开工率已经连续五周下滑,从最高的61%降至50%。尽管降幅不大,但基本表明下游需求已经开始见顶回落。

同属尿素行业下游,三聚氰胺市场表现远不如复合肥市场。从价格上看,三聚氰胺价格已经连续两年走低,山东地区最近价格已经跌至4850元/吨,远不如2017/2018年景气。从利润上看,当前三聚氰胺生产利润基本是四年来最低,根据测算,山东地区外采三聚氰胺生产亏损大概在450-600元/吨。
 
三聚氰胺行业深陷亏损,其开工率跟随亏损幅度变化。尿素采购价格走高,企业亏损加深,被动的下调开工率,主动消费的意愿并不强。将山东地区尿素价格走势和三聚氰胺开工率对比来看,就能发现一季度尿素价格走高实际上压制三聚氰胺企业开工率,直到近期尿素价格下跌,三聚氰胺开工率才有小幅回升。

屋漏偏逢连夜雨,国内需求走弱,印标出口同样受阻。5月8日的招标价格相比上批RCF招标价格大幅降低约25美元/吨,国内本次印标出口难度极大。尽管国内价格已经在走低,但同伊朗相比,价差仍旧偏高,竞争优势不明显。

供给端:生产结构调整,产量维持高位

春节后,因为疫情升级,多数化工品遭遇需求断崖,库存暴增的窘境。尿素由于下游主要是刚性的农业需求,不存在停工,因此需求没有中断,库存很快被旺季消费化解。一季度期间,尿素算是化工品里少数价格不跌反涨的强势品种。这种强势表现也带来关联品种价差的变化。以甲醇为例,长期以来甲醇售价要高于尿素,甲醇-尿素价差在元旦还保持在400元/吨以上。春节后,甲醇价格受疫情和原油影响大幅走低,同期尿素价格逆势上涨,甲醇-尿素价差由正转负,最低下探到-200元/吨。合成氨市场也有类似的情况,合成氨-尿素价差从元旦的900元/吨一度收窄至不足600元/吨。对产业链来说,生产尿素的效益要好于产业链其他品种,企业会调整生产结构,增加尿素产出。这点在我们统计的检修复产表上有所体现,今年转产尿素企业数量较去年出现明显增加。未来尿素相关品种差价没有增加的话,尿素日产量或保持高位。

尿素日产数据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前尿素日产量相比2017年同期几乎没有变化,而开工率要高出20%。考虑到尿素行业在过去的5年内经历一轮供给侧改革,我认为高成本产能在产量过剩阶段被淘汰,市场份额被低成本产能占据。当尿素价格走低的时候,低成本产能依然能有较好的生产利润,维持高开工状态。反映到数据上就是,尿素成本结构改变后,尿素日产量几乎可以保持不变,同时生产利润走高刺激企业开工率创下五年来新高。
 
低成本产能占据主流后,企业对低价的接受能力增加,一定程度上会拉低尿素价格下限。每逢旺季,尿素价格靠需求拉动;若遇淡季,尿素价格常需要靠成本支撑。如今成本结构改变后,未来尿素价格底部,不能再以传统高成本产能为基准,还需要去关注低成本产能的利润情况。如果以固定床工艺利润归零作为阶段支撑的话,尿素价格向下预计还有110元的空间。此时水煤浆工艺利润仍好于2016年同期水平,企业并非不可接受。近期尿素开工率稳定在70%以上,淡季到来后如果开工率降幅不大,那110元的下调或许不是终点。

原料端:原料价格走低,成本支撑下移

除去政策对尿素行业的影响,尿素的价格变化和原料端有很大的关系。2016-2017年上半年,煤炭行业加速去产能,动力煤价格翻倍,其余烟煤、无烟煤、褐煤都有不小的上涨。尿素价格在成本推动下一路走高。再到2017年煤改气政策的推进,让冬季天然气出现短缺,尿素气头企业在随后的两年中,同时遭遇天然气涨价和政策限产,冬季日产下降、成本抬升,继而推高价格。
 
如今,煤炭行业去产能早已结束,主要煤种价格基本跌回2016年供改初期的状态。天然气去年冬季政策保证供应,今年春季提前执行淡季气价,价格处于4年低位。冬季价格上涨幅度逐年降低,限产企业和限产时间都有大幅减少。尿素原料成本连续两年下降,导致一季度尿素价格在逐年降低,这点在上图中可以明显看出来。2020年,天然气和原料煤价格预计将继续保持稳中有降,尿素成本支撑则有望下移。
 
原油价格处于低位,压制能源商品价格。北美页岩气,中东天然气都有较大降幅,芝商所近期甚至开启天然气期货负价格测试。海外气头尿素同样因为原料价格走低成本下移,在生产尿素效益相对较好的背景下,今年出口尿素难度或会增加。
 
当前尿素价格还未出现大幅下滑,主产区现货价基本还在1600元/吨附近。但风险近在眼前,需要警惕高日产量对后市价格的影响。企业可以考虑加快自身库存周转速度,降低未来的存货贬值风险。去年8月在郑商所上市的尿素期货也是一个可利用金融工具,企业通过套期保值解决风险敞口,锁定经营利润。尿素期货改变以往贸易商跌价价周期只能被动承受的难点,减小企业因为尿素价格波动对生产经营的影响。

总体来看,复合肥的高利润挤压尿素利润空间,未来农业需求回升后尿素企业盈利难以扩大。三聚氰胺行业自身亏损严重,开工率跟随尿素降价被动提高,主动扩大尿素消费的动力不足。出口尿素竞争力下滑,印标出口难度加大。生产结构调整,尿素企业开工率居高不下。原料端走低后,成本支撑下移,今年尿素价格或跌破部分厂家成本线。